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共享单车大决战3:摩拜的创业史

发布人:www.yunke.ai 发布时间:2021-10-15 11 次浏览

本文出自@钱致远 老师口述,全文仅对过于口语化的表达做了一些微调,这个系列一共会有8篇文章,这是第3篇,enjoy~


题记

一个做汽车新闻的年轻女记者,如何阴差阳错走上了共享单车的创业道路?

为什么说摩拜单车的创业模式,是致命的,是注定了难以成功的?因为违反了精益创业的快速试错、廉价失败的基本生存法则!

但又为什么摩拜居然活着走出了创业的死亡谷?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和什么样的能人,改变了这个历史进程?

为什么说摩拜的创业模式,是典型的职业范、国际范,产品的工业设计甚至可以得国际大奖?

听完摩拜单车的三生三世,就能明白,它与小黄车ofo的相比,真是“来自星星的你”。

正文开始

前面说了小黄色ofo的创业成功史(点击查看),下面说摩拜单车的。正如前面说的,摩拜单车走的是正打正着,中间歪了一下。

我们先看它的创始人,1982年浙江出生的胡玮炜,04年浙大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做了差不多十年的媒体汽车记者,在极客公园老板张鹏的支持下,创办了一个叫极客汽车的科技新媒体,就创个小业。

她其实跟我们很多人一样,之前接触过公共自行车。比方说在杭州西湖,想租一辆公共自行车,但是办卡的小亭子已经关门了。在国外旅行的时候,想租一辆车,按照操作说明鼓捣了半天信用卡,也没办成功。所以就留下了一个念头,说什么时候有一辆随时随地,可以骑的自行车就好了。

这和我们很多人的念头一样,事后就很快忘记了。直到有一天,有一群人在一起聊天,工业设计师,投资人,也包括胡玮炜。而这时候易车董事长,未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突然说了,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一个公共单车,就是手机扫描一下就能开锁的那种,一下子就启发了大家。

大家很激动,胡玮炜说想干。当然了,一开始想干的人很多,陆陆续续中途就有人退出了。因为大家发现困难很多,担心它被偷走。所以胡玮炜就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李斌成了这个项目的早期投资人。

期间,胡玮炜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极客公园的张鹏。但张鹏就提醒她说这是一个大坑,而最大的异议,也是你放在城市里,什么用户都有,很容易被全部偷光,所以张鹏就没有直接参与投资这个项目。

但胡玮炜他们还是坚持下来,胡玮炜说她自己比较轴,所以坚持下来了。创业是需要一些轴,也需要坚持。有些轴的创业者成功了,但是大部分轴的创业也失败了。

因为个人品质重要,但是,它既不是充分也不是必要的条件。这也是创业创新的方法中,比较难的地方,就貌似没有一个直接可以确定的因素说就是它。核心观念,必备要素都在变化当中,都可以取出正反两方面的例子,所以创新创业的方法论确实是隐藏的比较深的。

一开始胡玮炜拉了一个团队,从汽车圈她一个在福特做技术的朋友,来做她的技术合伙人。一个汽车设计师设计的一个方案,被采用了。他们按照这个方案找了一些自行车公司寻求合作,但是他们报的配件价格,非常高。

毕竟你是定制化的,相当于你重新redesign,重新设计了一辆自行车。你提出的这些配件让大家都要重新为你去做出来,所以这个价格很高,高攀不起。

所以只能自己去组装,找到了一个天津,北方最大的骑行车市场,发现也找不到,也没有合适的配件,发现也没有能够深度合作的公司。最后,被迫下决心自己成立一家自行车工厂。

最后就是说,你本来打算只做一个项目,就是租自行车,但变成了你要自己造一辆车,这样就一头扎进了产品设计中去了。

这个完全是不符合精益创业的,但是这种路子特别符合硅谷的创新气质。像埃隆·马斯克就是这样,就是要从平地起高楼,是完完全全的创新,不成功便成仁。

话虽如此,精神可嘉,但是摩拜公司还是经历了很多次濒临资金枯竭的险境。其中最困难的时候,要通过民间借贷去支撑公司的发展。

所以也能理解为什么新闻上报道有不少创业者创业没成功,把自己的房子搭进去了,就是一个坑,越陷越深。

当然,这个项目也可能是过桥贷款,就说投资方谈的差不多了,钱确定到了,但是还没到,临时中途中转一下也是可以的。这样,避免这个项目因为资金一天两天没到就断掉了。

所以整体上看,就是正打正着,这个项目的模式非常的简洁,就是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取用的自行车,共享单车项目。

但是这个项目包括的几大模块都非常大,要做一个独立的app,要自行设计一辆独特的自行车,要开发智能锁和后台智能锁的运营系统。而且你要有一个区域化的运营模式和队伍,所以每一块都非常大。

这个创业团队做着做着,显得人手不够,能力不足了,这个项目陷入泥潭当中了。这时候,一个核心人物,王晓峰的加入,使得公司的运作跨上一个台阶。

王晓峰,97年大学毕业就进了保洁公司。在那个时候能进入宝洁公司,还是屈指可数的,保洁公司在很多高校招人声势很大,但最终可能只挑一两个人。王晓峰从保洁到谷歌,中途也经历过一些公司,后来到腾讯,最后到了Uber,2014年在Uber做上海区的运营和分公司总经理。

有投资人评价王晓峰,说他非常的professional,很适合做运营和公司的CEO,就说所有的运营数字都在他的脑海里。如果一个项目从产品设计到推向市场,整个的路线图,他的思路就非常的清晰。

这也是外企在中国这么多年,为中国本土培养的,本土职业经理人,作为一个群体涌现出来。之前那个外企的职业经理人,很多都是八九十年代,去国外留学,留学了之后再回到中国。现在,有一批本土培养的本土职业经理人。

所以这也是有一些项目,草根创始人把这个项目从零到一的路子铺好,中途关键的时候,吸引到一些职业经理人进来。否则的话,你啥也没有,职业经理人也很难信,尤其很多项目都特别草创的话。

这样的话,你这个团队和这个项目就受到有些投资人的偏爱。比方说大家知道滴滴打车后来引进的柳青,就特别国际范,职业化的一个职业经理人。

但是这个项目呢,王晓峰能够加盟,牵线搭桥并且搭桥成功的,就是李斌。李斌是易车的CEO,未来汽车的董事长。他跟王晓峰一直是好朋友,所以拉他过来加入这个项目。

王晓峰加入这个项目,看到这个项目什么样子?就差不多整整半年,2015年上半年,这个项目一直在找方向,找重点。基本上时间就都投在研发里面,办产品,实验室,没有进入到市场,牵扯的事情太多了,牵扯的面太广了。

你要知道造一辆车,这是系统工程,这辆车从设计到结构到采购到生产管控仓库,完完全全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二个,电子智能锁又是独立的一块。第三个,车锁跟车还得联系起来,最后还得跟人联系上。所以说这几大模块,每一块都非常的大,非常的独立。

所以王晓峰进去了之后,15年10月份,他就跟摩拜项目组成员说了,我们不能老待在摩拜实验室,锁都做了八代了,我们必须推向市场。

所以在15年11月在北京一个园区,投了10辆车,找了一些用户测试。测了一周,觉得总体上是可行的,车,锁和用户的使用习惯,都很流畅,所以下一步就进入上海市场。

就是15年12月份,在上海找了一个地方,在一个居民区投了几百辆车,测了差不多四个月,这就是重新回到了精益创业的快速试错的轨道上来。

也就是说,必须尽快的在真实的市场环境里面,让真实的用户使用你真实的产品。并且,从头到尾的体验过程形成一个闭环,你才能验证这个项目,从客户需求,产品体验的模式,对不对,可行不可行。而不是淹没在一个长链条的一个环境里面出不来,陷进去了,那你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验证成功,就永远不知道了。

然后,在16年的4月22号,摩拜单车在上海正式发布。前面一年多的时间,基本上就是闭门造车,真的是闭门造车。好在,他们是正打正着,需求摸的是准的,产品也是成立的。

因此之后就一炮打响了,差不多四个月的时间投放了1万辆以上,然后16年8月中旬,进入了北京市,在16年的10月份,第二代产品,也就是Mobike Lite轻骑版也就推出了,当然,后来也推出了摩拜经典款的迭代版。

所以,我们可以看一下摩拜单车从头到尾创业的套路,就是典型的高级职业范的创业套路。秉承了产品设计,工业设计的理念,花了很长时间精力人力,去做硬件产品,当然,乔布斯当年也这样做过。

我们可以看一下,他们是沿着什么样的思路,来做工业设计的。他们的设计目标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随用随取随还,无人支持,无固定桩的,共享自行车,而且,自行车还要能防盗,所以必须要有定位,后台随时找得到车。为了定位,就必须开发一种特殊的锁,智能锁。这个锁里面,内置了sim卡,比如中国移动的手机卡里面要放一个,还要加GPS,这样的话,你才能在后台随时随地,定位到这辆车。

然后智能锁还得加一个自动开锁,不用人工开锁。为此,这个锁就必须要有供电,为了要有电,要通过什么方式来发电呢?人力脚踩发电机!这个脚踩发电机,要设计进去。

自行车为了防止掉链子和爆胎,不能胎瘪了,没气了,所以就不能采用充气轮胎和链条,所以就使用新的防爆轮胎和轴传动,必须设计上。同时这个自行车必须坚固,不能生锈,所以必须是严丝合缝的全铝车身。

而且为了降低后期的维护成本,把以后的困难放在现在来解决,要保证这个车四年不坏,最好还不维修。所以,现在的一次性成本就很高,而且研发周期就很长,智能锁做了八代,这个项目的推动就很缓慢,对技术,人才和初创期的资金要求比较高。

整车迭代的硬件迭代慢,因为硬件迭代慢,所以周期就比较长,然后车子出来之后,单车就比较沉重,车比较硬,骑行起来就很累。所以每一步都要一丝不苟,是典型的职业范,国际范,所以预测摩拜单车,最后会得一个国际性的工业设计大奖。

但这样的项目,在创业的早期阶段,那是一个跌跌撞撞,要趟过一堆生死坑。

所以摩拜单车现在来看他的marketing,宣传从诞生第一天起就贴上了理想主义者,英雄主义的这个标签,但现实产品从头到尾的开发和推出过程,很骨感。其中有一个,就是极致。很多人说,我要做一个极致的产品,不是都模仿乔布斯吗,但我们看看,摩拜单车的极致在哪?

其实,摩拜单车的第一步是从无到有,第二步才是从有到优的过程,到好的过程。

从无到有的过程中,最看重的是安全性和耐用性。刚刚已经说过了他们的设计目标,所以他的车轮毂就很宽和厚,车身很沉重。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整个车的安全性,耐用性,使用寿命要比舒适性更重要,否则的话你的共享单车项目就比较难做,至少在摩拜项目组来看,这条路是必须要走的。

第二步,比方说lite版推出之后,才会考虑舒适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的话,第一代摩拜单车的车,从用户骑行体验来讲,是差的。而且,从硬件产品的快速迭代过程中导致了浪费,第二代lite版推出之后,第一代就成了鸡肋,很多人就不愿骑了,有第二代要第一代干嘛?所以第一代就被挤到沙滩上去了。

比方说iPhone,iPhone 3GS一出来iPhone 1很快就是古董了,而且事实上iPhone 1相对来讲是一个更差的产品。大部分人用了之后,操作体验,使用感受,都是不太好的。iPhone到了iPhone4,iPhone4s的时候,整个产品,才在从消费者眼中,是极致了,是更好了,因为它已经经过了几个版本的迭代。

所以,创新创业的第一步的极致,是从某些环节上来说的,但不是从用户体验角度出发的。 

所以,这么一条道路,最大的问题就是,可能你费尽心思推出的产品,也推出来了,但最后扑空了。因为绝大多数产品设计的项目,都死在了半路上。包括大家看到的一些从概念出发来进行众筹的产品,也大多数以失败告终。

这也是大家参加很多展览会,像电子消费类的CES也是这样,就是很多产品,原型出来了,原型都像模像样,甚至也可以用极致来形容,但是这样的项目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因为源头,客户的需求,就是伪需求,客户体验产品的过程中,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这个产品就失败了。

所以反过来,怎么能够趟过这个坑呢?就是精益创业和MVP,精益创业就是来避免豪赌。当然,有的人有钱,豪赌不可避免。比如说顺丰老板做的嘿客一样,就是高举高打的豪赌,期望能够正大正着,一炮打响。但是,正打没有正着,中间歪掉了,掉坑里没出来。

如果你正打能够最终正着的话,说明你一开始的方向是对的,就算是豪赌,中间还得靠执行力,来趟过这个重要过程。

比方说像城市共享单车,其实大家一开始说的没有错,就是不知道这么大范围,这么多用户群的各种场景下用的时候,用户的公共素质是怎样?车会不会受到污损,甚至被遗弃,被私下占有,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这个变数,其实就是你这个豪赌里面最大的风险所在。如果你不能尽快的去测试这个风险,那一旦前面花的时间过长,过久,资源过多的话,一旦推出,豪赌失败,那这个项目就是一次昂贵的试错。

所以总体上来讲,王晓峰的中途加入,对这个项目起到了甚是重要的关键作用。他尽快推动了实际市场试错的过程,试错成功了,后面的投资方,他也有信心,给你更多的资源,让你做更多的车,投入更多的市场,这就是摩拜单车的创业成功史。

最后,两强在上海北京短兵相接了。一边是从校园起家然后走到市场上来的ofo,虽然来得晚一点,但小黄车对上了摩拜单车小橙车,战况如何,我们且听下回分解。

本页面均来此互联网页面如有触犯其他或者第三方利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137865155@qq.com